rss 推荐阅读 wap

周末在线_今日新闻网_中国新闻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as  自驾游  xxx  云南  浙青春,正黔行
首页 周末资讯 热点播报 中国之声 新闻纵横 综合体育 娱乐星闻 民生热线 科技创新 数码电子 吃喝玩乐

新闻纵横:农村医疗现状透视 氟魔笼罩的村庄

发布时间:2019-03-14 11:52:39 已有: 人阅读

  中广网北京12月14日消息(记者刘天思、沈剑华、刘源源、丁晓兵)在我国广大农村地区,经济基础薄弱、人口众多,疾病预防控制工作的重要性超过疾病治疗。我国的农村公共卫生体系主要由卫生行政部门主管下县级防疫站、乡级卫生院、村级卫生室构成。它担负着我国农村9亿人口的基础疾病控制、传染病防治、预防免疫、健康教育等方面的职能,但是在调查中,记者发现,我国农村县乡村医疗保健网络中,乡村两级卫生机构的生存与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这直接导致其不能和县级卫生防疫站一起构成环环相扣医疗保健网络。出现严重断层的中国农村疾病预防控制体系面临巨大挑战。自上世纪中后期以来,由于防控体系的不健全,一些地方性疾病在我国广大农村地区又重新抬头,如何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疾病防控体系已经成为目前农村卫生工作的当务之急。

  大雪节气的东北农村,一片银装素裹。对于全国产粮大县的吉林农安来说。这场大雪应该是土地期盼以久的。迟来的瑞雪,昭示着明年庄稼定会有一个好收成。但是,随之而来的寒流,却像这漫天的大雪一样,铺天盖地侵袭着农安县里一些地方病重病区的农民们,使他们原本就不轻松的病体雪上加霜。

  “全都麻木了,脚上的鞋丢了都不知道了。用布条把腿绑起来。透风就疼。”说这话的是吉林省农安县华家镇边岗村的王淑兰老太太。今年已经七十二岁的她佝偻着腰,躺在自家冰冷坚硬的坑头上,虽然外面已经进入大雪节气,但是王老太家的土坯房,却因年久失修,破败不堪,如今已经四面透风。老人在所穿的破棉裤裤角用一块布条缠了又缠,以防风直接穿透宽大的裤角侵袭她本来就已经近于瘫痪的双腿。王淑兰老人已经很久不能下坑了,即使是拄着拐棍也需要别人搀扶才能站稳。当着记者的面,她撸起裤腿,细瘦的双腿上,碗口大的膝盖骨,格外惹眼。王淑兰老太太说,这就是折磨她大半辈子的慢性氟中毒给她留下的最明显记号。

  被王淑兰老太太提到的侵害她一家几代人的疾病是地方性氟中毒,在她所居住的吉林省农安县华家镇边岗村逯家屯,由于饮用水中氟的含量明显超标,村民们几乎无一幸免地患上了这方面的疾病。走出王淑兰老人凄冷的家。边岗村村民组长王殿臣引领记者,踏着厚厚的积雪,去看村里的其他患者。59岁的王殿臣,看上去身板还算硬朗。可是一张嘴,露出的一口黑黄牙,表明他也在遭受氟病的毒害。

  王:发作起来就是骨节凝固。我们一般40多岁骨节都变形了。我父亲死了,那时他常年躺坑上的时候不枕枕头。身体弯曲得两头扣一头了。

  63岁的村民王殿元是王殿臣的哥哥,作为一名慢性氟中毒的重症患者。在长达40多年的时间中,氟病毒已经深深扎根在他原本健康的肌体中,如今,严重的氟骨症已经让他根本直不起腰来。

  地方性氟中毒病是十分广泛的一种化学性地方病,主要表现为氟骨症、氟斑牙。患者往往都有牙齿变黄变黑、驼背躬腰甚至下肢瘫痪等病状。我国是地方性氟中毒受害较重的国家,几乎所有的省、市、自治区都有氟病的发生。据统计,全国有近1300区县属于地方性氟中毒病区,病区村庄数量已经累计接近15万个,病区人口高达1亿1千多万人。

  作为上个世纪60年代就被发现的地方性氟中毒的重病区,吉林省农安县华家镇边岗村只是农安县422个氟病区之一。群众患病的原因是由于长年饮用超标的含氟水和长期食用这里生产出来的粮食和蔬菜。地方性氟中毒是一种可以预防但基本不能医治的疾病。但为什么几十年过去了,农安县地方性氟中毒的预防工作还是没有得到显著改变呢?

  农安县卫生防疫站副站长吴升军告诉记者,作为国家目前基层卫生防控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县级卫生防疫站,完全依靠他们自身的力量是无法完成这种地方病防控工作的。吴升军说:“我今年参加卫生工作已经26年了,我始终从事地方病工作,因为我们农安来说,这种病区、这种患者是相当多的。解决他们以及病区群众子孙后代痛苦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改水。改水需要大量资金,需要政府的大量投入,需要政府各部门的协作和配合。比如水利、卫生、财政、计划等部门的互相配合,这是一个政府行为。才能解决病区群众的疾苦,这是一个基本问题。”

  目前,我国已经有传染病防治法和职业病防治法,但还没有地方病防治法,这导致地方病应当由谁管、怎样管,责任、权力、监督等一系列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某种程度上这也凸显出,我国农村在地方病预防和控制体系建设方面尚存在缺失。吉林省农安县卫生局副局长张凯对此分析说:“咱们国家的卫生方针是预防为主,防治结合,但是人们现在的认识还是不到位。往往重视治疗,忽视预防。“重治轻防、越治越忙。”现在总体的上看农村这一块基本上是重治轻防。”

  随着我国农村经济的发展和农民群众医疗保健需求的变化,现有的农村基层卫生机构,其服务体系和功能明显不适应形势需要。根据抽样调查,目前在我国一些地区,基层卫生机构大多存在基础设施差,设备简陋,人才匮乏,管理不善等困境。基层卫生机构本身就犹如“贫血的病人”亟待救治。这直接导致其根本不能胜任政府赋予其的农村疾病防控职能。在我国农村中普遍存在的“重治轻防”观念,严重影响了农村公共卫生工作的开展。

  针对目前在我国农村医疗中普遍存在的重视治疗,轻视预防的现象。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洪大用教授认为,在健全农村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的过程中,如何为9亿农民织好“健康网”,政府义不容辞应该“唱主角”。洪大用教授建议政府可以优先考虑建立以预防为主的我国农村疾病预防控制体系。政府可以先期在疾病的预防领域加大投入,并且他认为,这种对于疾病预防的支出会大大低于治疗疾病的支出。

  洪大用:“在我国农村的医疗卫生工作中,我认为“防大于治”。我觉得我们应该把疾病预防的工作做得更细致。比如一方面推动农村公共卫生环境的改善,另外就是普及卫生知识,疾病预防知识,三就是尽可能提供常规性的检查,哪怕是简单的检查:血液化验,我觉得,就可以减少大发病的概率,实际上这就要求政府应该在疾病的预防阶段进行一些投入。”

  专家所提出的给农民普遍建立一个健康档案,并定期对农民进行体检。落实到县一级卫生防疫部门,能否把这一设想变为实际呢?吉林省农安县卫生防疫站咸延伟副站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全县120万人口,要做一次体检很难,而且它的投资要很大。虽然我们县一级的卫生防疫部门担负着对农村群众的疾病预防和控制的职能。但是我们人员、经费和现有的技术都不具备搞这项工作的条件。体检必须通过一些仪器监测,得做一些辅助检查。据我所知,中国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包括城市搞一次都需要投入相当大的精力了,更别说给农民进行一次身体普查了。

  那么,在我国农村地区,农民在自身疾病的预防和控制方面,现状又是怎样呢?记者随机调查了吉林省农安县的农民王殿臣:

  记者:平时日常生活中可能遇到的疾病,比如说一些传染病防控知识,有没有人定期到村子里给你们宣传呀?

  王殿臣:现在防病的知识谁宣传呢?现在包括艾滋病和乙肝的防治也就是看电视、听广播,也就是通过这个渠道才能知道。

  不可否认,近20多年来,虽然各级政府及卫生部门虽然做了大量工作,但是,疾病预防等公共卫生领域的工作滑坡始终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甚至有人曾经夸张地认为,由于投入严重不足,导致中国农村公共卫生防控体系“线断网破”。然而,更令人忧心的是由于防控体系不健全,肺结核、肝炎、性病等过去已消灭或基本消灭的疾病在广大农村的卷土重来。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吉林省农安县卫生局副局长张凯告诉记者:“因为疾病预防这一块是投资大、见效慢、时间长,所以别说群众了,就是领导也是看不到那么远,所以在这方面只有认识到了,才能做到。”

  受政府长期补偿机制不足的限制,我国农村公共预防保健服务长久处于困顿状态。当前的第一要务除了要尽快构建起一套行之有效的农村疾病预防和控制体系,使其真正在解决中国农民看病难的问题上充分发挥出未雨稠谋的作用。与此同时,我们更要把关注的目光投向,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进行中的农村医疗体制改革的诸多尝试和探索。请继续关注《新闻纵横》:《中国农村医疗现状透视》第四篇:《农村医疗困局的破解之路》

首页 | 周末资讯 | 热点播报 | 中国之声 | 新闻纵横 | 综合体育 | 娱乐星闻 | 民生热线 | 科技创新 | 数码电子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周末在线 www.fengswang.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9

电脑版 | wap